争夺火地岛:阿根廷为什么抢不过智利?

南极大陆,是人类最难接近的大陆,而人类距离南极最近的地方,是 火地群岛 。

火地群岛,是南美洲最南端的岛屿群,地处两洋之间,与南极大陆隔海相望,群岛总面积73753平方公里,以火地岛面积最大,面积约4.87万平方公里。

智利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国土南北跨度4270公里,东西宽度最窄处只有96公里,最宽也只有362公里,而最宽的领土却位于这片荒凉的岛屿上。

它的邻居,国土形状更“中规中矩”的阿根廷,东西平均宽度1423公里,最窄的领土恰好也位于火地岛上。

阿根廷的国土和人口远大于智利,却只占据了火地群岛的不到1/3。距离阿根廷只有600公里的马岛也被英国(距离马岛13000公里)占据,阿根廷可以说是“与岛无缘”。

火地群岛的国界大部分被“一刀切”。阿根廷获得的1/3部分和阿根廷本土并不相连,像一块飞地。而群岛其余超过2/3的面积尽归智利。

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就此掀开地理大发现的序幕,随之而来的,就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瓜分美洲的狂潮。

在历经一系列争斗与摩擦后,两国终于在教皇的调解下达成了共识。1529年《萨拉戈萨条约》签订,其中对于美洲的划分,葡萄牙得到巴西,西班牙得到了除此之外的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区。

在西班牙殖民时期,为了更好的对殖民地进行统治与管理,西班牙殖民者在美洲殖民地设立新西班牙总督区(1535年)和秘鲁总督区(1542年)。

但受限于地形,西班牙人却无力对南美最南部的领土进行大规模的扩张和统治,生活在南美最南部的马普切人对西班牙殖民者进行了长期顽强的抵抗,使其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

1641年,西班牙殖民者在无法通过武力征服马普切人的情况下与其签订了“基林条约”,被迫正式承认马普切民族的独立自主以及他们对比奥比奥河以南土地的独立自治权。

之后为了进一步巩固统治,西班牙人又在美洲殖民地设立新格拉纳达总督区(1718年)和拉普拉塔总督区(1776年)。

安第斯山脉将南美大陆一分两半,智利被隔绝在一片狭长的海岸。受地形影响,智利与其它地方交通困难、往来不便,殖民者对于智利的统治鞭长莫及,很难直接管理。

为了应对这一问题,1778年,西班牙殖民者特地在秘鲁总督区的下面单独设立智利都督区以加强管理。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民主革命思想广泛传播,拉丁美洲也受到影响。尤其是到了1810年,就连西班牙本土都被法国军队占领,位于拉美的殖民地就更难控制了,西班牙在拉丁美洲的殖民统治遭到严重削弱,殖民地人民逐渐觉醒,风起云涌的拉丁美洲独立运动开始爆发。

之后各总督区纷纷独立,1810年新西班牙总督区独立,1819年新格拉纳达总督区独立。

与此同时,拉普拉塔总督区也爆发了反对西班牙殖民统治的五月革命,1816年阿根廷独立,并宣布继承了马尔维纳斯群岛的主权。

1818年智利独立。到1826年,整个秘鲁总督区获得解放,西班牙300多年的黑暗统治从此结束,历史揭开了新的一页。

拉普拉达总督区的阿根廷在独立前,农业和畜牧业开始有一定发展,并出现了纺织业和造船业。秘鲁总督区的智利在独立前经济以农业为主,盛产小麦、玉米,畜牧业也占有重要地位。

独立之初的智利和阿根廷都面临着严峻的生存问题,两国的领土都远没有今天辽阔,但阿根廷的情况比智利要好得多,阿根廷的核心在潘帕斯草原,这里水草丰美,适合发展。

与阿根廷以安第斯山脉为界的智利,仅有的国土全部分布在安第斯山以西的狭窄地带,高耸入云的安第斯山让智利完全没有缓冲地带,一旦遭受外来入侵,国家就有覆灭的风险。

独立后的智利在经历一段短暂的动乱时期后,逐渐走上了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的良好道路,1831年上台的保守党政府鼓励移民,开发智利具有优势的铜矿资源,使智利成为世界上重要的铜矿出口国。

而阿根廷在独立之后,凭借国内良好的资源,大力发展农业和畜牧业出口,通过羊毛、小麦和牛肉的大量出口,赚取了大量财富,在此后的几十年里,阿根廷的羊毛出口逐渐增长到1400万吨,羊肉多达6.61万吨,经济一片欣欣向荣,国力逐渐强盛起来。

此时的世界霸主大英帝国正在全球布武,四处抢夺殖民地。1833年,英国以首先发现马尔维纳斯群岛(1592年英国发现)为理由,派兵强占,并改名福克兰群岛。

马尔维纳斯群岛距离阿根廷只有600公里,距离英国本土却有13000公里,家门口的马岛被人占了,阿根廷表示强烈抗议,但此时的阿根廷根本无力同英国相抗争,只能先搁置马岛问题,重点发展经济,养精蓄锐。

在国家稳步驶向发展的快车道后,阿根廷开始对外出击,与同在拉普拉塔总督区独立出来的兄弟国家巴拉圭反目成仇,大力扶持反对巴拉圭的势力,试图夺得更多的领土。

1864年,巴拉圭战争爆发,阿根廷与从前葡萄牙殖民地独立出来的巴西和乌拉圭结成同盟,对抗巴拉圭,重创了小洛佩斯的巴拉圭军队,巴拉圭被迫割让不少领土,阿根廷的初步扩张取得胜利。

在1870年前后,阿根廷又借助地利之便,通过“征服沙漠”之役吞并了在殖民时期属于无主之地的巴塔哥尼亚高原,但由于当地人烟稀少,阿根廷在当地的统治尚不稳固,也就暂时没有再进一步南下占领火地岛。

同阿根廷一样,智利也走上了对外扩张的道路。当时,南美太平洋沿岸阿塔卡马的矿区生产硝石,秘鲁和玻利维亚控制了绝大部分地区,智利则只占据了一小部分。

硝石,是用来制造化肥和火药的重要原料,具有极高的战略价值。出于争夺硝石资源的利益需求,智利对两国发动了进攻。

由于智利在独立后一直和英国人保持着良好的贸易关系,并且两国合资经营的硝石公司被玻利维亚没收资产,两国怀着严重的报复心理。

此时的英国致力于扩大在南美洲的影响力,大量向智利提供武器装备和物资,大力支持智利发动战争;而智利也投桃报李,为英国提供了大量的矿产和原料。

1879年,南美太平洋战争爆发,得到英国方面支持的智利以其先进的海军大败玻利维亚和秘鲁联军,将领土向北拓展了三分之一,直接把玻利维亚变为了一个没有海岸线的内陆国家。

这场战争也让智利获得了大片硝石产地,差不多垄断了当时全世界的硝石市场,智利的经济因此更上一层楼,成为了南美地区与阿根廷、巴西并立的“ABC强国”。

在向北扩张的同时,智利也开始南下,盯上了南方的火地岛,火地岛位于麦哲伦海峡和德雷克海峡之间,在巴拿马运河(1914年)开通前,这里是沟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唯一交通要道,具有极高的战略价值。

火地岛处于安第斯山脉以东,相比于智利,距阿根廷更近,智利人担心火地岛会落入阿根廷之手,如果阿根廷控制了整个海域,对智利南部进行封锁,会严重影响到智利的国土安全。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智利迅速南下,先发制人,抢先在火地岛西部建立了永久定居点,对火地岛进行事实上的占领,并开始组织移民,兴建军事设施。

阿根廷姗姗来迟,只能对此提出抗议,而随着1880年该岛发现了金矿,智利凭借金矿发了一笔小财,两国之间开始出现摩擦。在此之前,两国一直保持着互不侵犯的关系。

此时的智利正忙于南美太平洋战争,害怕后院起火,为了安抚阿根廷人,不得不吐出了一部分胜利果实。

两国于1881年商定了在该岛的划界,简单粗暴的瓜分了整个火地岛,这里的边界也成为了两国国界上最“整齐”的部分。

根据条约,智利占有火地岛西部的2/3,阿根廷占有东部的1/3,这一部分和阿根廷本土不相连,成为了飞地,麦哲伦海峡成为了智利的内海,只留下一个出口给阿根廷。

阿根廷人虽然不乐意被智利占得大头,但受限于智利已经在火地岛立稳脚跟的既定事实,只得默默咽下了这口苦果。

之后由于先前的边境划界时出现了地理错误,两国发生争端,于1896年签订仲裁协议,决定请在南美颇具影响力的英国进行裁决。

尽管阿根廷和英国之间存在着马岛问题,但在经济上,英国一直都是阿根廷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英国及殖民地也高度依赖阿根廷的肉类和农产品。

从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初期,英国有30%的新鲜羊肉和45%的活羊都是依靠阿根廷进口,所以阿根廷也同意由英国来进行仲裁。

英国国王后来出面做出了裁决,暂时解决了两国的边境问题。但双方不知道的是,这次划界并没有彻底解决冲突,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埋下了更大的隐患。

阿根廷虽然只获得了火地岛的一部分领土,但对于这片最南端的国土,阿根廷对此地的经营却显得异常完善。

在这里,阿根廷设立了自己的火地岛区,并开始大力发展建设基础设施及相关配套,很快就将这里建设的有模有样。

1884年,阿根廷在此地建立了政府行政机构乌斯怀亚市,并将其设立为阿根廷火地岛区的首府,随着阿根廷对这里的大量投入,这片被印第安人称作“观赏落日的海湾”的土地,逐渐吸引了来自世界的旅游者来此观光。

1914年巴拿马运河的开通,使两大洋之间的航程大大缩短,但由于巴拿马运河通航的最大吨位仅有10万吨,很多大吨位船只仍然需要绕道麦哲伦海峡或是德雷克海峡,因此火地岛的地缘价值依旧很高。

在一战前,阿根廷的经济快速发展,小麦出口由之前的10万吨增长到250万吨,冷鲜牛肉由2.5万吨增长到44.08万吨,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冷鲜牛肉出口国。凭借农业和畜牧业的大量出口,阿根廷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但阿根廷的经济高度依赖农业出口,经济结构太过单一,缺乏工业基础和替代竞争力,难以承受大的波动。随着一战爆发,原有的英法等出口国都转入战时经济,无暇顾及阿根廷,阿根廷的经济受到了严重影响。

而由于经济萧条,社会开始发生动荡,人们渴望一个强有力的政府能改变乱局,阿根廷逐渐陷入了民粹主义的魔爪,军政府和民选政府来回更迭,严重影响了国内的政治局势。

阿根廷的民粹主义分子抱有强烈的经济民族主义心态,不顾好坏统统将外资企业国有化,这样的措施拖垮了阿根廷的经济,阿根廷的经济日益下滑。

此时的智利随着矿产资源的开发,工人阶级壮大,政府大力兴办学校,发展民族工业,开展对外贸易,经济稳步发展。

随着人类对于南极地区的探索发现,火地岛的战略价值也水涨船高,阿根廷的乌斯怀亚港逐渐成为了世界各大国前往南极的补给站。

并且由于火地群岛石油的发现,激化了利益冲突,原来并不重要的火地岛问题又浮出水面,阿根廷和智利的关系开始恶化,在火地岛区域的争夺也变得愈发剧烈。

1945年,火地岛北部发现了石油,智利随之成立了国家石油公司,这里成为了智利唯一的油田,智利人开始了大量的勘探和开采工作,铺设了油管,通过麦哲伦海峡向智利中部输出石油,海上建立了钻台,还建立了小炼油厂。

而阿根廷也不甘示弱,1947年阿根廷在岛上建立了海军基地,意图强化自己在此区域的海军力量,试图同智利一较高低。

而就在这一时期,随着临近南极的国家和世界上的主要强国相继提出南极战略,先后有多个国家对南极洲的部分地区提出了主权要求。

濒临南极的智利和阿根廷两国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一良机,两国政府很快认识到在南极主权争夺方面的重要性,先后制定了南极主权战略。

而作为离南极大陆最近的土地,火地群岛的战略地位与日俱增,阿根廷不满智利人占了火地群岛的绝大部分,提出了要将一部分岛屿划归阿根廷的主张,而这也激化了两国的矛盾。

由于实力相当,双方并没有直接斗争,转而开始在经济建设方面进行一系列的明争暗斗。

20世纪50年代,智利在火地岛附近建立了威廉斯港,试图打破阿根廷乌斯怀亚港在南极基地供给的垄断地位。

为了缓和两国关系,解决两国争议问题,阿根廷和智利政府签署了一项仲裁协议,试图将火地岛附近有争议的岛屿(皮克顿、努埃瓦、伦诺克斯三岛)提交国际上的第三方仲裁。

由于两国之前在划定边界时发生争端,曾请英王作出裁决,暂时解决了边境问题,因此这次两国选定的第三方仲裁国依旧是英国,但英国在此之后一直与智利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和贸易往来,自然在仲裁中更偏向于智利。

于是在1977年,拉偏架的英国仲裁法院裁定这些争议的岛屿(皮克顿、努埃瓦、伦诺克斯三岛)全都属于智利,靠着英国撑腰,智利成功将三岛据为已有,在火地岛的争夺中,智利更是力压阿根廷,将其大部分领土和海岸线成功揽入怀中。

啥也没得到的阿根廷自然不乐意了,阿根廷人拒绝承认仲裁结果,想要通过军事力量来夺得自己的权益。

搁置已久的马岛问题也被人提起,进一步恶化了阿根廷人对英国的印象,对智利的边境纠纷也日益激化,阿根廷政府开始将冲突扩大到比格尔海峡以南和合恩角子午线以东的所有岛屿。

双方摩拳擦掌,剑拔弩张,两国之间的矛盾逐渐达到了顶点,战争几乎一触即发。

然而正在千钧一发之际,由于两国都是传统的天主教国家,对教皇有着莫大的崇敬,一直关注两国局势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及时出马,担任中间人,提出调停两国冲突,并任命红衣主教安东尼奥·萨莫雷为特使领导两国谈判,提出调解。

在经过谈判之后,双方承诺通过1979年1月8日签署的《蒙得维的亚法案》搁置使用武力威胁。

但此时战争的威胁并没有结束,两国态势依旧紧张。此时的阿根廷国内通胀严重、经济一片混乱,新上台的加尔铁里急于发动对外战争转移矛盾,但看在教皇的面子上没有动手。

军人出身的加尔铁里,懂得如何煽动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他将马岛问题搬上了议程,力图通过夺回失地的荣耀感赢得民众,于是转头对英国发动了马岛战争。

但加尔铁里忽视了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捍卫马岛的决心,这后来也让阿根廷付出惨重的代价。

1982年,马岛战争爆发,战争初期,阿根廷节节胜利,一度收复马尔维纳斯群岛,加尔铁里的国内支持率暴涨。

马岛战争的消息传来,撒切尔夫人当即强硬的宣布与阿根廷断交,并组织一只远洋舰队,随着英国缓过神来,缺乏经验的阿根廷军队很快就被英国人打个溃不成军。

值得一提的是,马岛战争爆发时,阿根廷仍暗中将智利视为敌国,而智利也在防止阿根廷入侵,所以理所当然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英国曾在南美太平洋战争中力挺智利,结合两国长期以来的友好关系,智利暗中对英国提供一系列帮助。

在马岛战争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智利在边境部署重兵,牵制阿根廷大量的军队,使之无法投入到马岛战场。

不止如此,智利还派出情报小组为英军提供阿根廷军队的信息,并允许英军使用智利在蓬塔阿雷纳斯的空军作战中心。通过这个作战中心,关于阿根廷的情报被源源不断的送到马岛前线,这对英国人击败阿根廷军队起到重大作用。

马岛战争结束后,加尔铁里被迫下台,阿根廷面对国内国际一连串的问题,无力再同智利争夺火地群岛及附近海域,于是在1984年,双方再次坐到了谈判桌前。

这次在教皇的调解下,阿根廷和智利双方在梵蒂冈进行会谈,经过长期谈判,当年年底,双方签订《和平友好条约》。

条约规定,位于火地岛南端比格尔水道东口的皮克顿岛、伦诺克斯岛和努埃瓦岛三岛的主权和以东3海里的领海权依旧归智利所有,但阿根廷在这一地区享有航行权和捕鱼权,并享有对麦哲伦海峡东部海域的主权。

至此,两国关于火地岛及附近海域的纷争终于落下帷幕,智利在几次争夺中大获全胜,从而牢牢确立了自己在火地岛区域的优势,守住了自己国土上最宽的领地。

《和平友好条约》扭转了陷入困境的两国关系,也解决长期存在的岛屿和海峡航路的争夺问题,极大的改善两国的双边关系,推动两国的往来。

2017年,阿根廷和智利两国签订了阿根廷历史上第一个国家间自贸协定,密切两国在投资、商品和服务业贸易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两国的关系逐步向着和平共处、友好交流的方向发展。

目前,阿根廷火地岛区的首府乌斯怀亚有三万人口定居,海港设备完善,有班轮定期通航,还建有飞机场与岛外通连。每年都有众多游客来此游玩。

而智利在火地岛建有威廉斯港,有几千人在此定居,建设程度尚不如阿根廷的乌斯怀亚,但2019年智利将其设为城市,取代乌斯怀亚成为世界最南端的城市。

《中国国家历史》邮局征订套装(征订代码:28-474)正在火热进行,一套四本,一次性拥有全年装!